關於部落格
  • 825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採集行為之反思


「採集」這件事,有沒有哪些概念是需要注意的?


看著手上的種子,告訴自己:每顆種子,都是一個生命的可能。

我這樣從她既在的位置拿走她,會不會有些霸道蠻橫?

我們能不能從大自然環境中,取走任何東西?


如果是為生存的基本需要,可以被諒解。

例如:遠古時代的狩獵、採集野果充饑的行為。

例如:達悟族捕飛魚只補需要的量。


但如果不是為了生存基本需要,

或者只為滿足某種欲望時,

我們可以這樣帶走大自然的一切嗎?


我們會跟學生說,招潮蟹只能看不能抓,他們也有自己的家,如果抓了牠,牠的家人和牠會傷心;我們去看招潮蟹,是去拜訪牠的家,所以當客人要有禮貌,不可大聲喧嘩或粗手粗腳。

對於會動的生物,我們容易有尊重的概念,容易視牠們為與我們類同的生命共同體。但是,對於不會動的植物,我們比較霸道蠻橫加忽視其存在的價值,很輕易在做任何事時說服自己:哎喲!這樣應該沒關係吧!我們感覺不到她痛,她也沒有反抗、無法閃躲,所以常被誤以為喜歡任人宰割。對植物,我們比較無感。


這樣會存在什麼問題?

對生命的價值有不同的標準;對萬物的尊重有不同的標準。

不麻煩時,標準高一些,生命有價值;

麻煩時,隨便就好,生命價值低。


從生命教育角度來看採集這件事,需要好好想一想!

如果教學生一個極高,連自己都達不到的道德標準去遵從,是不通人情、強人所難且絆住手腳。所以,應該不是教他為尊重生命,什麼都不可以做,而是教他在做任何一件事時可以問自己:我爲什麼要做這件事?做這件事時必須思考哪些問題?我確定這樣做以後,可以達到我想要的效果?我做這些事時,有沒有想到要把傷害降到最小?


所以,關於採集這件事,我要問自己:

Q1:爲什麼要採集?

A:教學需要,及部分個人欣賞需要。

Q2:採集的對象是在社會或道德甚至法律層面上被允許的嗎?

A:野花野草蔓生無滅絕之急迫性,再加上不屬於私人或國家所有,故應沒問題。

Q3:採集時,是否危害一個生命成長的可能?

A:一定會,所以要想清楚。比如我會想,倒地鈴的種子多不多,長得快不快?會不會因為我採集了以後,造成她繁衍上的困難?另外,如果不是每個種子都有發芽的可能,種子便會有多種命運,例如:被鳥或昆蟲吃掉、落入土壤化為塵土等,但如果我給她另一種可能,便是帶走她,利用她來引發更多對大自然的嚮往心,這樣是不是也可以?但因為我不知道每顆種子原本的命運是什麼,所以等於是先幫她做了決定,這樣好不好?種子無法回答、無法自主,所以靠我們盡量幫忙想清楚。


Q4
:我確定這樣做能達到想要的任何效果?

A:如果想達到的是較多人利益效果的,例如:教學且確立教學目標而非隨性所致,也許較站得住腳。如果只是純粹個人需要,那麼就再想一想,或者不採集太多。


Q5
:怎樣做可以讓傷害降到最小?

在採集時,先選擇落在地上的;即便要摘枝條上的,也要確認是成熟的、需要的果實才摘,未成熟的要留著讓她長大;採集時,就算果實長很多,也不一昧的採集過量,盡量想清楚自己需要多少,採需要的量就好。我們常會陷入「越多越好」的迷思中,然後回家後才發現不需要這麼多,最後將多餘的量隨意處理,這樣比較不負責任。

 

為什麼要想這麼清楚?因為有神聖的使命存在--教育。我們怎麼教,學生就會怎麼學,哪裡能不慎重?哪裡能不以身作則?第一天採集完一次倒地鈴種子,就驚覺反思這件事的必要性,所以,無論要不要再採集下去,我都必須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而不是追隨潮流、人云亦云。第二天,我再去採集一次,這次,我更仔細觀看倒地鈴的多寡及姿態,更小心、更知道自己需要多少量、採集她的目的、更清楚什麼叫作尊重一顆種子未知的命運。


在生態、農事與生命教育這條路上,我該思考和學習的還很多,若要紮實的做對每一件事,需付出的心力更多,但願我及周遭的夥伴能隨時互相提醒,讓踏出的每一步都能走向正確的方向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