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828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整理水生池

池子周邊長滿大花咸豐草。

池子裡面,

金魚藻繼續蔓延,

大萍、布袋蓮、莕菜還在......

臺灣萍蓬草苟延殘喘,

......蓋斑鬥魚、孔雀魚悠遊其間,

夾雜著幾尾漏網之~錦鯉。

 

最醒目的便是,

石頭邊坡、挺水植物枝條上布滿的

福壽螺的粉紅色卵~


傷腦筋,很傷腦筋,非常傷腦筋~

心煩,很心煩,非常心煩~

不知道該拿牠們怎麼辦好?


讓牠們住下來,水池讓給牠們,變成福壽螺的家?

不可以,沒知識加沒常識,會後患無窮且水池生態失衡~

剷除,粗暴快速的剷除滅絕牠?

大家都這樣做,這樣做最快~


~還有沒有別的方法?有沒有共生的可能?

找方法!求救!問人!快!

 

上網找福壽螺的資料:

民國七十幾年有一人將之從東南亞引進,理由單純:為的是「吃」。

賣給饕客吃,但饕客不愛吃,

於是可憐的福壽螺失去被吃的價值,再無立足之地......

既無價值,就應該被驅逐出境、趕回家,若此便能天下太平,

但沒辦法了,回不了家。

就牠的生命週期來看,祖孫好幾代都在這塊土地上了,

除了成為他鄉的外來種,別無選擇。

回不了家、成為他鄉之外來種也就算了,

依著吃水草植物的本性,

再加上天生的繁衍力強韌,

被人任意丟置野外後,從此惡名昭彰,成了經濟作物的眼中釘。

除此之外,「遇青就吃」的氣勢,讓水草植物莫不聞聲駭然,

生態殺手之名,不脛而走。

 

外來的物種,最可怕的在於,

相對於原生種,牠強勢生長,而且很難找到天敵,

更以一種鋪天蓋地、唯我獨尊的要佔領每一塊土地的姿態,

生存在這塊他鄉的土地上,

一點與他種共生的念頭都無,因而被視為殺手。

這樣的生態殺手,罄竹難書......

 

是誰造就了外來殺手、又造就了殺手的特性?

如今,到底誰是受害者?又是誰該來收拾殘局?


無奈者很多,無辜者更多。

我可以有機會,再把事情想得更精確一點嗎?


問自然老師,

問對水草有較多觀察研究的老師,

問環境教育中心,

問國家公園管理處,

問大學相關科系的單位......


最後,我們決定施放烏龜,對治福壽螺。

龜,雜食性動物,除了螺類,吃魚,也吃水草。

總有人要問:魚和水草會不會也被吃?

會。

只能試,試著找出平衡點。

 


上星期三研習結束,大家留下來順便清理水生池周邊。

接下來的任務便是有人負責討論研究周邊再造內容,

有人循步實踐,

一切,一邊做、一邊學~

 雖然有點不舒服,還是來幫忙的好夥伴~
根深蒂固的大花咸豐草不好拔~
一下子就整理了一大片~
已經不是這件事到底該誰來做的問題,
而是,它可以變成什麼我們想要的樣子~

水生池轉型期,要走的路還很長。

篳路藍縷,為的是什麼?

這問題要好好的想一想~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